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學習知足安分

有一種鳥叫做鷦鷯,
牠是一種善於築巢的鳥,
一兩下子就築好一個巢了,
這種鳥雖然善於築巢,
但在這麼大的森林裡面,
牠的巢只不過是築在一枝樹枝罷了。

還有一種鼠,他肚子特別大,
一隻特大號的偃鼠到了河邊喝水,
整條那麼大的河,
牠也不過是裝滿一個肚子罷了。
在莊子《逍遙游》裡有這麼一句話,
「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
偃鼠飲河,不過滿腹。」
這兩句話都在說明人生的渺小。
天下那麼浩瀚比喻為森林,
比喻為整條的黃河,
飲河的那個河就是指黃河。
一隻再大的老鼠跟那麼長的河來比,
那簡直是太渺小了。
一個人再怎麼營求,
終其一生只能夠用掉它的一丁點罷了,
天下這麼大,你想把它賺完嗎?
你賺不完的,
給你一輩子的營求,
就這麼一丁點而已。
因此,天下雖大,
對於一個知足常樂的人來說,
依然沒有吸引力,
因為他瞭解,
森林雖大我也只能占一枝,
我到底爭個什麼?
黃河雖長,河水雖多,
我也只能喝個「氣球肚」而已,
我能夠爭多少?
如果你瞭解這個,
你就會知道其實你只要一點點就滿足了,
你根本不用擔憂煩惱太多。
文:張慶祥先生(內心教育基金會創辦人)
節錄自《莊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